M凌乱的狍M

手机被收了,不定期更新。
喵的考砸了!【蓝受】
我爱你们!

Peace and love(扑克设定)

依旧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考砸了的悲伤。

日常 @゛﹉坠落轮回゜ 

大概是ooc吧。


红心国皇后本田菊是黑桃国骑士长王耀的弟弟。


那年,王耀带兵巡查边疆,骑在马背上的紫色身影是无比的威风。王耀带着数十人经过一片树林时,一只小小的手抓住了那抹紫色,之后一个小小的身影在王耀的目光下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


那就是本田菊了。


从那以后,王耀的紫色风衣后多了一个紫色的小团子,包括国王和皇后在内的所有国民都有目共睹地见到了王耀对本田菊的好。


那年,战乱四起,红心国大局进攻,铁骑踏遍了黑桃国的每寸土地,连国王阿尔弗雷德都抱着必死的决心上了战场。


在血雨腥风的一年之后,皇后亚瑟决定派人去红心国商谈和解,没想到红心国国王痛快的答应了他们的停战协定,但是只有一个条件——


交出本田菊。


消息在黑桃国内不胫而走,国民纷纷议论,红心国怎么可能在黑桃国内指名道姓的要人呢?除非本田菊,原本就是红心国的人,还是个皇室成员。


这些闲言碎语以风的速度传到王耀的耳朵里,他不相信自己捡回来的小家伙会是引战的根源,他不相信本田菊会从自己的身边离开,他不相信,本田菊会就这样的与自己成为敌人。


王耀快马加鞭赶到本田菊的卧室,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人去楼空,在窗边的写字台上有着一封信。


【王耀亲启】


【耀君,在下红心国皇后的次子,因长兄病故,所以要回去继承王位,请原谅在下的不告而别。若有事想问,请到红心国王宫,在下恭候。】


短短的两句话。


连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王耀脸上的泪痕早已被风擦干。


他要去找他。


本田菊回红心国做皇后的消息让黑桃国和红心国的部分激进国民十分震惊,接踵而至的是战火,两国军队组成的反叛军从黑桃国边界杀向皇宫,途中还有不少民众加入,所到之处都被血腥覆盖。


当王耀从队伍中冲进王宫时,为时已晚。本田菊躺在鲜红的地毯上,血顺着脖子一滴滴的往下淌着。


“小菊!!”


惨白的脸色被紫色映得更白。


“耀…耀君,你…还是…来了…”


后续的话,怀里的人已经说不下去了,只见他失去血色的嘴唇张了又闭,然后无力的垂下了手。


一颗种子从手心滑落。


泪水和血落了下来,那是初次浇灌它的东西。


一个月后,红心国新国王路德维希登基,战争停止,黑桃红心两国再次恢复和平。


王耀在自己站岗的位置边上埋下一颗种子,每天除了站岗放哨就静静的站在那个小土堆前发呆,给它浇水施肥,几年之后,一棵樱树破土而出,长成了一片绿荫。


那年,在本田菊还小的时候,他说以后要在耀君的身边种一棵樱花树,每天可以陪着耀君,在树下看樱花。


那年,樱树第一次落下花瓣,厚厚的花雨和王耀的眼泪一起落下来。


“我爱你。”


红心国皇后本田菊也是黑桃国骑士王耀的爱人。



王老耀和本田老菊的日常(16)

妈走嗨。

在电脑上打字让我心累。

日常  @゛﹉坠落轮回゜ 


洗头


大老爷们洗头都只有三步:一洗,二抹,三冲。阿尔弗雷德作为十分经典的男人(屎胖纸),随便搞两下就可以顶着一头杂毛再度过一个星期;本田菊和大英帝国的柯克兰绅士头发偏长,而且自己洁身自好,完事之后洗发水的味道可以在周身至少一米内徘徊。


而王耀,他是个例外。


九月三十号,晚上九点十分,王耀的甜品店所在的街道的地下水管发生断裂,据相关人员的可靠消息,供水会在十月一日国庆假期开始之前恢复。对此,附近居民表示十分感动。


王耀除外。


鬼知道他顶着脑袋上一团泡沫现在是什么心情,想洗洗不掉,想擦擦不干。


天要亡我!!!!!!!_(:з」∠)_


于是本田菊回来就看见了王耀,并且看到了贞子。


所以他很给面子的叫了一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响彻云霄。


——————可爱的分割线——————


十一耀诞(原谅我现在才发)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阿尔跑调的歌声和基尔伯德的声音在店里回响着,就差把屋顶掀掉了(一楼只有天花板啊喂)


十一国庆,意味着假期,作业,以及王耀的生日。在又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来参加生日派对的众人送上礼物和祝福,还有阿尔恳求涨工资的怨念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独留孤寡老王坐在楼下,流不尽伤心泪。


本田菊不在。


亚瑟说本田菊的课程有一块没完成,教授就罚他留了堂。


真是的,留堂也不至于这么晚吧!


在王耀把派对的烂摊子收拾完后,时钟的指针即将转向十二点,思酌再三,王耀打算上楼给小菊找件外套再到学校去找人。


结果......


To王耀:


生日快乐!Hero要和亚蒂出去度假,礼物望喜欢,还有hero欠你的钱就不还喽!


王耀冷笑,不存在的。


便签所贴着的大盒子里,心心念念的人儿静静地躺在里面,眼角还带着笑意。


王耀看着他,也不禁笑了。


“耀君的观察力还真是够差劲的。”


“那你怎么不提醒我呢?嗯?”


王耀弯下身子,把本田菊从盒子里打横抱起,丢在床上,欺身压了上去。


“耀君,生日快乐!”


(。・ω・。)唉嘿,其实以上是结局一。


戏剧性结尾二


王耀弯下身子,然后......


他闪了腰。


“啊啊啊啊啊,朕的腰断啦啊啊啊啊啊————”0ДQ


“耀,耀君,大半夜这么喊会被定义为扰民的。”っ゚Д゚)っ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又一条分割线——————


“小菊,小菊,吃——饭——啦!!!”楼下的王耀发出了母爱(bushi)的信号。


“......”楼上的本田菊拒绝关联并且继续躺尸。


国庆假期一共就八天,鉴于别人三天堵在路上,四天困在景区里,最后一天补作业的前车之鉴,王耀放弃了带着本田菊出门撒狗粮的大好时光,安心地待在店里当他的小老板。


但是本田菊说他要写作业。


天杀的,大学里为什么有辣么多作业啊!


事实上,本田菊的交稿期到了,伊丽莎白的夺命连环call一个接一个,基尔伯德的 真 夺命连环call也一个接一个,导致本田菊的脑子里比浆糊还乱。偏偏学校里的几个女老师不知道是失恋还是生理期乱了,七七八八布置了好几篇论文。小菊觉得这些事情做完之后灵魂就得升华了。


“本田菊!再不下来吃饭菜都凉了!”好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结果,王耀一脸幸福地给抱着板子画画的本田菊喂饭,成功的闪瞎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


虽然不是大学生,但我仍然体会到我老姐的辛酸,毕竟老子有三十多张卷子要写。


请问炸几百亩还带个池塘的地方要用多少炸药?(认真)

王老耀和本田老菊的日常(15)

果咩呢,由于考试的问题,我可爱的手机要被母上大人收走了,以后会不定期更新,我爱你们。
这是天使 @゛﹉坠落轮回゜
说实话这星期我没写草稿。

王耀在闹钟响起的那一刻准时醒来,之后关了铃声,看着本田菊的睡颜流口水。

难得的周末,难得的促销,王耀为此特意赶早去了超市,打算多买些面粉鸡蛋屯屯货。

然而王耀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的照耀下,看见了坐在门边晒太阳的本田菊。

于是在本田菊的指引下王耀发现了在厨房里偷吃的阿尔弗雷德。

“王老板,hero现在怀疑自己是个假美国人。”

“请不要说话,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供证。”

“亚蒂说,KFC和麦当劳的汉堡包都不是真正的hamburgers,那些只能叫做sandwichs,蓝蓝路里面只有牛肉!所以hero这些年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呃”

“这不是你来厨房偷吃的理由,因为我的厨房里没有牛肉,所以,扣工资!”

“Noooooooo!!!”

你问本田菊在干嘛?当然是冷漠地看着他们。

讲真,此梗来自于Josh。
我可能是一个只知道假美国人的假中国人。

————————————————

本田菊手里有一样东西,美国人看了会沉默,美国人看了会流泪。

那件东西,它作为一个面包,有一个充满诗意(bushi)的名字。

人家的名字叫加州阳光。

Woc!一个吐了蓝莓果酱的面包取这么个名字算个什么鬼啊!!!

阿尔弗雷德·F·琼丝的内心是汹涌澎湃的。

他甚至都能想象出王耀在做面包的时候的丑恶嘴脸。

【王耀:扣工资。】

于是乎,当那个可爱的面包进入阿尔的嘴里时,身体为之一颤。

嗯,味道还不错。

黯葵的车有空再开。

王老耀和本田老菊的日常(14)

一周五天,磨光了我的动力。
我怕是已经废了。【葛优瘫】
喜欢的就给个小心心或者是小蓝手吧!
我爱你们。

“王耀,”这是阿尔这个月第十次这样正儿八经的称呼王老板。

“怎么了?”这是王耀这个月第十次认真地回答他。

“hero有事和你说。”【严肃】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认真】

“…那hero能先放屁吗?”

“……”严肃认真的气氛和屁一起消散在空气中。

“阿尔弗雷德·F·琼丝,请你现在,立刻用一种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我的视线!”

之后,这次谈话不了了之。

……

“王耀,”又一次。

“说!”

“你,啊不,您能大发慈悲地给hero涨点儿工资吗?”

“不听不听,二肥念经。”

“老王!你看着hero的眼睛,hero很认真的!,就加一点儿!”

“不看不看,琼丝滚蛋。”来自一边飘过的本田菊。

留下俩人面面相觑。

和无限的尴尬。

—————————————

争吵。

王耀和本田菊对此比较陌生,好歹他们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哪一天不是恩恩爱爱,卿卿我我的走过来的?

但正是因为是老夫夫才会吵些不明不白的架。

比如现在。

“耀君!每个人的喜好是不同的,所以请把在下的珍珠换回来,椰果还是留给你自己吃吧!”

“小菊,珍珠就是粉圆子嘛!改天你想吃,我给你做一大碗!但是,我绝对不会在奶茶里放珍珠!”

王耀内心os:小菊生气也好可爱!

好吧,让我们忽略老王的痴汉心理,把镜头转向另一边的米英夫夫。

“Hero可是坚定的咖啡派,所以美式咖啡才是最棒的!至少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

“Baka!红茶才是赛高!”

两对小情侣在店里吵架自然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同时有一个英雄站了出来。

他叫陆仁甲。

“内个,现在的奶茶不是还可以加别的咩?such as布丁?”

盯——

最后,这场战争以每人一份焦糖布丁做了结局。

—————————————

本田菊在楼上赶画稿。

王老爷子(误)和大英帝国的绅士一起悠闲的喝茶。

以及在柜台边格格不入的阿尔弗。

琼丝先生一直很奇怪,王耀,这个神秘的东方人为什么总是能把自己身边的东西都悄悄地拿走。

比如小钱钱,比如用小钱钱买的蓝蓝路(不阿尔你只是自己吃完了之后忘了而已),比如…亚瑟·柯克兰。

【亚瑟:我是东西?】

【阿尔:不,亚蒂,你不是东西。】

【亚瑟:喵喵喵?】

在阿尔发呆的时候,身边的KY气质愈发浓烈,于是亚瑟自觉的把凳子又往旁边挪了挪。

—————————————

本田菊在大学里很受欢迎。

“本田学长除了个子不高之外,简直就像我的梦中情人啊啊啊啊!”这是一个即将被王耀的中华锅打爆头的女生的发言。

不行,关护女士是一个男人的必修课。

王耀想到这里,默默地收起了锅。

“我丢嘞!”然后把锅铲丢了出去,并且一发命中。

老子的人你还能梦见?笑话!
PS:这里请用特别拽的语气。

咳咳,让我们回到主题。

本田菊是学校里动漫部的社长,无数青年男女在本田黑恶势力的威逼利诱之下开始没日没夜的补番。

而本田菊自己,也在没日没夜的补番。

王耀对此十分无语,因为本田菊抱了笔记本就不能抱他。

于是在某天夜里,王耀成功把万恶之源——网线,给拔了,然后把本田菊压在床上。

“要我还是要笔记本?”反正没网络,哪个都一样。

“笔记本。”

“哇,小菊选了我呢!”

“不,在下不是,在下没有,在下balabala…”

“小菊,既然选了我,必须给你一点奖励呢!”

于是,动漫部的成员在部长两三天不在的情况下像群没头苍蝇一样乱窜。

这里有一辆黯葵的小破车 (链接打不开,自戳头像)

王老耀和本田老菊的日常(番外)

黯葵的小破车

#新人第一次写,请多关照。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
#重要的事情还是应该说三遍的。【严肃】

Military Training〈军训记〉

军训,作为一个名词,在被说出的瞬间就让人后背发凉。对于怕苦怕累的人来说,呆在军营里的分秒都是煎熬。但有些文化基础不好的人,为了考上军校,挤破头地往里钻。

王黯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了。

第一次,高中毕业,王黯考上了一所比较严格的大学,八月中旬就到了这个鬼地方,每天站在水泥地上被太阳烤的外焦里也焦,隐隐约约他都能听到自己的汗珠落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上天还是很同情达理的,在后边儿太阳比较大的时候下了几场雨,同时也扔下了王黯的爱情。

有天,王黯跑去小卖部买饮料,顺便问问老板有没有偷偷进来的啤酒,结果前脚踏进店门,雨就毫不留情地泼了下来。无奈,王黯怀里抱着给宿舍里的同学捎的可乐,一言不发的坐在门边,看着他旁边的人。

一个比较嫩的男生,留着妹妹头,坐在边上,手里端着啤酒瓶,脚边还搁着一瓶,完全看不出是会喝酒的人。

王黯静静地看着他…手里的啤酒,默默地咽了口水。

估计是被王黯炙热的视线盯的不自在,男生把那酒瓶子递给王黯,一句“谢谢”,王黯接过,仰头一饮而尽。

俩人相顾无言,一直坐到雨停。

然后他们就被路过的执勤教官给抓住了,并且在第二天在早上集会时被通报批评。

从那以后,王黯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叫本田葵。

—————————————

时间有点儿赶,下周继续。
我爱你们!

如果可以的话就给个小心心吧!

王老耀和本田老菊的日常(13)

我狍汉三又回来啦!!!

补上回的一个番外。
《老王有约——如何追到蹭的累》

“老王,王老板,hero有个喜欢的人,不过ta有点傲娇,有啥办法吗,支一个呗。”【严肃】

“可以啊你小子!给点儿具体描述。”

“可爱,想日。”

“……滚。”

之后,在王大亮的淳淳教诲之下,阿尔弗雷德英勇就义,吃了一整盘的司(死)康(扛),最后在阿尔昏古七之前,柯克兰先生答应了他。

第二天,阿尔带着亚瑟来到甜品店的时候,亚瑟和迎面走来的王耀面面相觑,就差把阿尔扔出去了。

王耀:woc居然是柯克兰,我还以为阿尔祸害了哪家的黄花大闺女呢。

本田菊:耀君,柯克兰先生不算是被祸害的人吗?

王耀:不算。

亚瑟:Fuck.

——————————————

中元节特辑

王耀坐在柜台边,无聊地敲着桌子,幸亏是在半夜,若是放在白天,路过的女孩子一定会冲进来撸撸王耀的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

看来狐狸的耳朵和尾巴对男女都很有杀伤力。

王耀心里是这么想的,因为本田菊的手正在不由自主的向他伸来。

中元节,明明说好是中国的鬼节,在本田菊的心里却成为了万圣节一般的存在,又或者,外国人的心里都是这样想的。

这不,伊丽莎白小姐本着吃饱了撑着的原则,在中元节的午夜举办了party,每人都要cosplay,还力邀本田菊带上王耀一起去。

结果(在王耀心里)可爱的小菊给他整了一套狐狸的c服,从某个方面来说有点怪怪的。

比如说,别人看着他用一副看受的表情看着他。

回来之后王耀让本田菊先去洗澡,然后就发现了小菊的手机,并且光明正大地打开了。

QQ界面

[801姐:没想到小菊你是攻呢!]

[菊与刀:在下一直就很攻气十足。]

[801姐:Yoooooo~]

[801姐:隔着屏幕我都闻到了恋爱的腐臭味。]

之后本田菊就被王耀扛到床上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谁是攻的问题。

留在一楼的大天狗面具有一句娘屁希要说。

没错他们出了狗崽,小菊是大天狗。

———————————————

World War two

#历史课脑洞,不喜勿喷。
#伪史向,设定欧亚大陆为一座房子,中/国在门口,英法在厨房。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中/国君!中/国君!你已经伤亡惨重了,请快点把门打开,我们轴心三国定会取得胜利,请别再装死了!”

身穿军服的日/本在门外叫喊着,里面的人无动于衷,甚至有点想笑。

中/国此时此刻,以咸鱼般的姿势躺在门边,以十多亿的体重优势压制日本的进攻,一旁的俄/罗/斯手里攥着擦得锃亮的水管,随时准备给外边的人重重一击。

同时保持微笑。

此时的厨房

“红酒混蛋,你tm把我关在这里算几个意思?我堂堂大/英/帝国岂是你说关就关的?”

“有什么不好的?把你和意/大/利酱和那个德/国佬关在厨房里,至少不用担心饿死。”

“白痴!我才不会饿死!”

“尼桑我是怕你把我们剩下的食材都烧了结果还不能吃然后把我们饿死!”

“啊啊啊!快放我出去!baka×32”

厨房里

“ve~德/国德/国,快点来吃pasta~”

“……(捂脸)”胃好痛。

“滴滴滴,滴滴滴…”

“喂?”

“喂喂,我是美/国,中/国,你那里还能坚持多久?”

“应该还行吧。”

“没事儿,hero决定要用必杀技了!”

“你说啥?你那边风咋那么大?”

“hero在飞机上,hero要用那招!”

“啥?”

“从天而降!”

“轰——”

1945年8月,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
9月日本正式投降,抗日战争结束。

我爱你们!

题外话:晚上去超市,碰到了口语外教和他的white friend,两个美利坚的小伙子都tm的帅。我用蹩脚的英文和他聊了几句。
I:Do you like eat humburgers?
Josh(你没看错,是give me milk的那个Josh):balabala…
好吧我听不懂。
总体上就是说他并不是很喜欢吃蓝蓝路。
我希望周一他不要记得我和这个愚蠢的问题。

王老耀和本田老菊的日常(12)

五天,十页草稿,感觉自己要上天。
感谢你们一路陪我到现在。
好吧,其实也没多久。
给每个点小心心的小可爱笔芯。
长评的小天使真可爱! @゛﹉坠落轮回゜

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很喜欢喝茶。

王耀为此在店里的角落定下了专用的桌子,每周末雷打不动,和本田菊叙事喝茶,一坐就是一天。

今天也是如此美好。

这是王耀五分钟前的想法。

现在他和本田菊正在努力阻止亚瑟·柯克兰破门而入。

—————五分钟前—————

“老王啊,我今天特地回来上班了,你要不要给hero我发点儿奖金啊?”

“不发,我难得给你放假,干嘛不去和亚瑟约会?”

“内个,hero就是因为这件事才来的。”

亚瑟·柯克兰,是阿尔弗雷德现在正在交往的对象,具体情况见后文。

半个小时前两个人在公园见了面,亚瑟用十分蹭的类的方式给了阿尔弗一个袋子。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在看到袋子里的东西后,阿尔以(球形)闪电的速度跑到了王耀这儿。

于是在解释完之后阿尔弗雷德就从后门跑了出去,因为正门传来了一个声音:

“阿尔弗雷德,我知道你在这里,你有本事吃汉堡包,
你有本事就给我出来啊,出来!”

“别叫了,人都走了,东西先放我这里吧!”

晚上,王耀鼓起勇气,打开了辣个神秘的袋子,在看到之后,笑容僵在了脸上,而本田菊更加是大惊失色。

———————————

与正文有点关系的七夕贺文。

“耀君,不如,在下找个时间把它送回去吧?”

“……”

“耀君?”

“还是让阿尔肥自己来解决掉比较好。”

————— 一年前的七夕—————

“小菊?回来了吗?”

回答王耀的只有无尽的寂静。

手机铃声响了,下意识的接起来。

“喂?”

“王耀,快来××医院,别说废话,快点儿来!”

来电显示上,阿尔的名字还在发光,王耀却已经走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本田他食物中毒了,发现了就送来医院了。你今天怎么不在店里?”

王耀沉默了。

从早上出门后就想着给可爱的小菊买礼物,结果一整天没有半点音讯,连小纸条都忘了留。本想过个难忘的七夕,给单身狗撒撒狗粮,没想到会出这档子事儿。

“他吃了什么?”

“hero吃不下的死抗,亚蒂做得有点儿多。”

“…以后你都要自己吃,别给小菊吃,还有,让亚瑟别太‘认真’地做饭了!”

亚瑟·柯克兰,和王耀同级的好友,时而和王耀和本田菊聚在一起喝茶,算是本田菊的学长,关系也比较好。现在仍在读博士学位,还是一位年纪比较大的老师的助教。

自从柯克兰先生成为助教后,来旁听的小迷妹一茬接一茬,其中有莫名混进去的阿尔弗雷德。

阿尔本来是来陪本田见老友的,结果他就和柯克兰看对眼儿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一名疯狂的追求者
,在王耀的建议“做些让人感动的事”之下,我们的hero毅然决然地吞下了一盘死康,完事儿后咂咂嘴觉得味道还不错,于是成功的追到了傲娇的柯克兰学长。

后来亚瑟一有空就做死康,搞得阿尔连蓝蓝路都吃不下了。

于是本田菊很好心的提出要一起分担。

现在他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

王耀觉得那是他最难受的一个七夕,没有什么比爱人就在身边,可是你却不能告诉他“我爱你”更难受了。

他不会再让悲剧重演。

最后,王耀无比果断地把黑色不明糊状物塞进了垃圾桶。

最后,今年的七夕,王耀和本田菊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

至于阿尔,我们还是默默地为他的胃哀悼吧。

大粗长。
加入美术社好还是加入动漫社?【严肃】

俩人相拥而眠。

岁月静好。

——————————————

我也不知道哪里有敏敢词。^L^

王老耀和本田老菊的日常(10)

阿狍我军训终于回来了!
黑了三度,一斤没瘦,SSR没抽到,SR还断了月见黑。
我有一句mmp必须要说。^L^

“哟,大佬,现在就你一个人在吗?”

“恩,我们出去说吧。”

本田菊在几天前送了王耀一个风铃,在“这只是在下在手工课上的作业,不介意的话请您收下!”的场面下,王耀把那个只有声音花样繁多的奇特风铃挂在甜品店的门口,成了一道不起眼的风景。

铃声在来人进来时响起,又在俩人走出后缓缓停下。

本田菊看着他们离开,若有所思。

————————————

“大佬,所以说,now这个情况已经很严重了。估计现在只有你能帮她了。”

“濠镜呢?”

“他打算通过反向催眠(瞎掰的)来让她平静下来。”

和王耀正在说话的人叫王嘉龙,和王濠镜一样是王耀的弟弟,而他们讨论的人“她”,是王耀的妹妹,王晓梅。

“啊诺,其实晓梅的情况应该没有耀君你们说的那么严重吧!晓梅她只是晒黑了,只要好好保养就会白回来的!”

………

【本田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没错,事情并没有多严重。王晓梅“只是”去参加了为期五天的军训,因为时间紧迫,在不涂任何化妆品的情况下,她的脸,彻底黑了。

【王晓梅:说了多少次了,是防晒霜!】

现在,王晓梅正在家里,自我洗脑“我一点都不黑”,而王濠镜,在用“你黑了,要接受事实”的事实给她洗脑。

沉默之后,王耀一行人战战兢兢的回到了家,在目睹王晓梅扑向王耀,并且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蹭在王耀身上,本田菊看着这个尴尬的局面,觉得应该做些什么。

“晓梅小姐,在下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耀君,你可以先带他们出去吗?”

于是,在王耀等人不在的一小时内,本田菊向晓梅安利了一系列动漫,产生了十分显著的效果,但也有了副作用。

王晓梅在之后一周一直没出门,天天补番,皮肤逐渐白了回来。但是,因为吃的安利有点gay里gay气,王晓梅从此踏入腐圈,然后就出现了一个新的太太,产粮大队又多了一个成员。

后来,阿尔就帮本田菊请了三天假。

本田菊:怪我喽?

我估计白不回来了。
我爱你们。

同志们我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