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凌乱的狍M

手机被收了,不定期更新。
喵的考砸了!【蓝受】
我爱你们!

杜鹃啼血(前篇)

放秋假回来浪。
仍然是属于我的ooc。
本文是为了反驳语文老师的谬论而诞生的产物,她说“杜鹃啼血”写不了什么东西,然后我用一节晚自习写了五页大纲。
没网查不了资料如有错误请评论指正。
我爱你们。

一个白衣身影在花园里一闪而过,那人手里有个精巧的竹笼,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挂在落樱的枝干上。

笼子是一只鸟儿,黑色的眼瞳滴溜溜的转。

———————————————————————

“兄长大人!”一个小小的黑影从门外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扑进白衣人儿的怀中。

“葵,有事吗?”笑容让他的面孔愈加苍白。

“再过几天就是兄长大人的生辰了,猜猜小生会送什么礼物?”听语气想是得了什么好东西,一张小脸都快昂上了天。

“哦?看来兄长今年会得到葵的大礼呢!”十岁都不到的小孩没能挡住背后的竹笼,那怕本田菊坐在榻榻米上都早已发现。

“兄长大人不敢当!只是一只鸟雀,小生希望兄长大人能多笑笑,所以选了它,希望兄长大人喜欢。”

“如此甚好。葵也是时候和先生回去背书了。”

门外的男人向本田菊行礼,牵着本田葵的手离开了。

本田菊还了礼,目送他们离开,然后走出屋子,来到窗前的樱树边,把鸟笼挂了上去,又打开了笼门,随后离开。

而笼子里的鸟儿望着本田菊离开的地方,没有任何反应。

——————————————————————

本田菊是当今天皇的长子,天皇指定他做继承人,但本田菊以自己体弱多病和不喜政事为由,独自隐居山林。

毕竟朝堂之上,看不惯他这个弱儒的人有很多,比方说专门给本田葵送鸟的松下田。

松下是专门负责与唐国交流的大臣,想必在这次出访的队伍里安插了眼线,居然弄了只鸟来,大概是用来讨好贪玩的本田葵,为自己以后的生活做准备吧。

说到鸟儿,那只杜鹃好像在早上就飞走了。

杜鹃,一种身体灰黑色的鸟,尾巴上有白色斑点,腹部有黑色横纹。特征很明显,但是从颜色上看这只明显偏淡,大概是新生的幼鸟,不然也不会这样被轻易抓住,然后跨过一片海来到这里。

想到这里,鸟儿拍拍翅膀,从窗外扔了什么东西进来。

一枝野花。

想讨好自己然后理所当然的住下吗?

罢了,一只鸟雀而已,养着就养着吧。

本田菊站起来,抬手打灭了烛火。

———————————————————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人一鸟在山野中住的也倒是清净,除了偶尔来拜访的本田葵,就只有那只杜鹃与本田菊做伴。

真是的,待在这儿不觉得孤单吗?

或许这个问题更应该问本田菊自己。

樱花转眼间落得一干二净,杜鹃鸟日复一日地在傍晚衔一只花回到窗前的樱树上,花儿送给本田菊,自己则钻进笼子睡大觉。

本田菊把窗台上的花插在瓶里,里面已经有了数目可观的一大把,他每天把那支新的插进去,干瘪的自然被跳出来,成了樱花树的肥料。

或许,这只杜鹃鸟是神明送来的礼物也说不定。

“杜鹃,杜鹃,你在吗?”本田菊手里有一封信,杜鹃很听话地落在他的肩上。

“你能把这封信给本田葵吗?”杜鹃点点头,带着信展翅飞去。

好吧,或许还有当信使的潜能。

本田葵上次来,带了父亲的命令,说什么也要让他即位,拗不过老人家,本田菊答应了。

之后,皇宫里多了个白色的身影,和一只行踪成迷的鸟。

其实那只鸟就是老王。
明天继续。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