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凌乱的狍M

手机被收了,不定期更新。
喵的考砸了!【蓝受】
我爱你们!

杜鹃啼血(后篇)

放假最后一天,回来填坑。
我放弃了作业,学习不爱我。

初冬,下了雪。

本田菊打开窗子,窗前是一棵新的樱花树,杜鹃的笼子被挂在上边。

意外的是,平常这个点儿已经飞走的鸟儿还在里面。

“今天有什么事吗?”

“扑棱棱——”鸟儿转眼就站在了窗框上。

“如果冷的话就呆在屋子里吧。”

“不知归处。”

“这么久了,也该给你取个名字了。”

“不知归处。”

翅膀展开,腾空,然后落在本田菊的书案上,脚底踩着一本书,有个字被指了出来。

“耀,吗?那以后就叫你耀君了,请多指教。”

“不知归处。”耀盯着本田菊,不再有什么动作。

—————————————————————

樱花在来年准时落了下来,政变来的也很准时。

松下田带着一帮大臣造了反,父皇已经退位,不足为患,本田葵被关了起来,指不定那天就成了新天皇。

所以,最大的祸患是我,不是吗?

“前任天皇本田菊,耽于玩乐,寄情花鸟,玩物丧志,不成大器,赐毒酒一杯,速来领命。”

来送旨的小黄门把东西留下就走了,本田菊看着那壶酒,若有所思。

明明有无数理由来杀我,为什么偏偏是这个?

只是养了一只鸟就成了玩物丧志,那么那些发动政变的大臣算什么?

“耀君,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不知归处。”

“是啊,我也从来都不知道我应该到哪里去呢。”

他唱起了歌。

“花开花落,再见何年?”

“但愿与君,来世相见。”

人倒了下去。

耀的黑瞳被恨意染红。

一个穿着黑衣的人把本田菊身上的佩刀解下,然后向门外走去。

他的眼睛里是难以化开的仇恨。

后来,参与政变的一干大臣大多都遇杀身亡,在死者的家里均找到了一枝血红的花和一片黑色的羽毛。本田葵成为新皇,但本田菊的尸体不见了,这也是本田葵的一大憾事。

——————————————————————

本田菊来到这棵树面前,拿出相机开始拍摄。

他是个业余摄影师,目前还是学生,趁着假期来到这里观光,同时也想留下些美好的回忆。

诶?照片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好像是个人?

在下不会拍出了传说中的灵异照片吧?

抬头一看,树上真的有个人,那人顺着自己的视线看过来,好像看到的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先生,这棵樱花树是观赏的景点,而且树很高,还是请您快点下来吧!诶!不是跳下来啊!”

被这个人抱住了,感觉怪怪的。

但是为什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呢?

                                                           —Fin

这里是本田菊视角,王耀视角下次更。
感觉我开坑的速度和打字的速度成反比。
以下是小剧场。

作者:
    横批 月色真美
左                          右
联                          联

花                          但
开                          愿
花                          与
落                          君
再                          来
见                          世
何                          相
年                          见
王耀:哎呀!
本田菊:【脸红】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