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枫J·F

高中党不定期更新
求扩列: 3289187794
我爱你们!




以前的ID叫M凌乱的狍M
没人眼熟:)

2018年高考作文上海卷(耀菊)

作者在写完之后发现写错题目了,其实这是2017年的作文题目。

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请尽量看到最后,在下有一小篇废话想说。TQAQT

【土下座】

——————————————————————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

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    

                                  ——题记

一切“变数”,皆有因果。

而因果,则万变不离其宗。

这“宗”,又因何而定呢?

“……谁知道呢?”

—————————————————————————
PART1

王耀在大街上撞上了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而对面的小孩子也因为这一撞摔倒在地,两只眼睛转啊转地,隐隐有了些许水光。

像星星一样,王耀想着。

然后俩金豆子就从星星里掉了下来。

“唉唉唉,别哭啊!我……我,对不起!我不该撞你的……我不是故意的,那个,你别哭了……”

说着说着王耀自己都要哭出来了,然而小孩儿哭得更凶了, 王耀的脸涨得痛红,翻遍全身都找不出张能给小孩擦擦脸的纸来。

边上的几个路人停下脚步,议论纷纷。

“小朋友,这是不是你家弟弟啊?”

“这是谁家的小孩啊?”

“怕不是走丢了?”

“要不要报警啊?”

“怎么了怎么了,这么多人,路都快被堵上了!散了散了,都散了!”

“唉,张队,这不是你们家院儿里那王家的小子吗?”

“嘿,还真是,来,耀耀,怎么了,一个人待这儿,嗯?还有个小家伙,来来,叔叔扶你起来,地上脏,就这么坐着可不行。”

王耀飞快地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看着小孩从地上爬起来,一句话都说不出。

“耀耀,和张叔叔说说,有啥事别藏着,叔叔保证,绝对不给你爸妈打小报告!叔叔发誓!”

“真的?”

“真的!”

“我……我今天本来要在家里写作业的,但……但是我同学来约我到这边的集市玩,然后我就不小心和他们走散了,然……然后我想跑着去找找人,然后就……就把他给撞了,他一直哭,搞得我也想哭……”

“嗨,这么回事,都这么大了,还待在大街上哭鼻子?行了,来,自己把脸给擦擦。那你呢?小家伙?”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小孩张嘴一串叽里呱啦,愣是没人听懂一个词。

“唉,这回惨了,是个外国的娃,估计也是走丢的。呃,耀耀,你能牵着他吗?”

“嗯,当然能!”

“那行,你牵着他,跟在我后边,陪叔叔去出个任务,一路上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爸妈。”

“张叔,你要干什么事儿啊?”

“张叔告诉你,你可要保密啊。张叔是来……抓小偷的!”

张叔的话不禁让王耀全身打了个激灵。

“小偷……哦,就是偷了别人钱的坏家伙!”

“嘘,小点声,耀耀,你要做的就是牵着他,”张叔指了指自己腿边的小孩,又指指自己,“然后跟在我身边,别乱跑,知道了吗?”

“是!长官!”

“嗯,好小子!以后也是个当警察的好苗子。行了,任务继续。”

“呃,张队,我们……好像把人给跟丢了……”

“……什么?”

兜兜转转,偌大的集市被王耀转了两三圈,带队的张叔叔突然间发现了什么,跟着个人走了过去。

前面的人走走停停,鬼鬼祟祟,一身黑衣,就差把“我是小偷”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但张叔叔只是紧紧地跟着,没有上去直接把人扭住。

看得王耀都急了!

“张叔,那人不就是……”

“嘘——”

“?”

“别出声。”

只见小偷先生慢慢地向一个女人靠过去,在擦过的一瞬间,他把手伸进女人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只钱包。

“就是现在!”说时迟那时快,警察小队的人走上前去,张叔一个箭步把人抓住,夺下了那人手里的钱包。

“别动,警察!人脏俱获,先生,要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躺了。”

王耀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没发现有个年轻女人向他——边上的小孩扑了过来,顿时一个趔趄,差点儿又摔个屁股。

“小菊!孩子,我的孩子,你跑到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小菊!妈妈现在只有你了!小菊!小菊……”女人抱着被称作“小菊”的孩子嚎啕大哭。

现场的别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你们带着人先回局里吧,这里我来处理。”

“……队长,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少废话,都回去!队长的话都不听了?还有个小孩要我送回去呢!快点地别墨迹!”

“是,队长!”

“咳咳,这位女士,请问您是这孩子的家属吗?”

“是……是的,我是他的妈妈,我叫白雪。小菊,小菊,我的孩子……”

“呃,白女士,是这样的,您儿子在大街上被我朋友家的孩子不小心给撞上了,我们看他身边没有大人,就把他带了过来,让您担心了不好意思,非常不好意思。”

白雪哭了好一阵,像是才听到张警官的话一般:“啊,没事,我当时在看路边摊子上的东西,一回头他就不见了,是我自己没看好孩子。警官,谢谢,谢谢你们。”

“没事。对了,冒昧的问一句,孩子的父亲,是……”

“……他是日本人”

王耀觉得空气突然凝固了一瞬,他甚至觉得有刺骨的寒冷在身边蔓延。

“……哦好的,那,我们就先走了,晚了怕这孩子家里人问起来……”

“好的好的,谢谢,真的谢谢你们。”

就在张警官准备带王耀走的时候,王耀突然走到“小菊”的面前,然后蹲下来认真地盯着他。

“那,那个,阿姨,我……我有一个问题。”

“有什么问题吗?小弟弟?”

王耀伸出手,指着面前的小人儿:“他怎么长的那么好看啊?”

白雪原本微笑的表情僵了一下,嘴角随即弯成一个更柔和的角度:“……因为,他的爸爸也长的很好看啊!”

“好了,臭小子该走了!不然一会儿你爸的鸡毛掸子该到你屁股上串门喽!”

“哦,来了!”

“お母さん,彼らは何者ですか?(妈妈,他们是什么人啊?)”

“ 彼らはあなたをお母さんのそばに帰る人だよ 。(他们是让你回到妈妈身边的好人啊。)”

“ あの兄は私に何と言いましたか ?(那个哥哥和我说了什么啊?)”

“ ……君はきれいだと彼は言った 。(……他说,你很好看呢。)”

母亲看着自己懵懂的孩子,不禁叹了口气,然后带着他,坐上了飞向日本的飞机。

【那年,七岁的王耀在马路上撞上了五岁的本田菊。】

—————————————————————————
PART2

上课铃声在十分钟之前就响了,而本该来上课的班主任迟迟没有出现,听声音,好像和人在门口说着什么事。

王耀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扶着头,好似下一秒这个机智的脑袋就会和课桌来个“亲密接触”。

“咚!!!”

然而事实确实是这样的。

废话,现在是早上第一节课,昨天晚上为了写作业十二点才睡,满打满算也就睡了六个钟头,那几个精神抖擞的坐在教室里等着上课的人才最不正常好伐!

所以,王耀坐直了身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以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瘫在了桌子上,然后,用一秒钟,不带如何愧疚感地慢慢闭上眼睛……

“吱呀——”老旧的木门被人打开了。

走进来的是王耀熟悉的都想不认识他的大腹便便地中海式秃头标准高三班主任,和一个留着乖巧妹妹头的……男生……吧。

“各位同学,我们高三X班,今天迎来了一位新同学,以后就是我们班的一份子了!来点掌声,让新同学来做个自我介绍。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这是一阵非常敷衍的掌声。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本田菊,之前一直在日本读书,来到这里我很开心,请多指教。”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噼噼啪啪……”这次底下的人都活跃起来了。

“我的天,是外国人耶!”

“看样子是日本人呢。”

“废话,听名字就知道了!”

“……中文说的挺好的。”

“行了行了,都安静。好了,本田同学,你先随便找个位置坐下,要开始上课了。那,就那儿,先暂时坐在那个位置,对对,就王耀后边那位置。”

上边的人还在说着,本田菊就已经走到了那里,开始收拾书桌。周围的女生都齐刷刷的投来一道视线,而被迫待着视线圈里的王耀受不了这么炙热的“问候”,悻悻的挺直了背,趁着老师写板书的工夫,悄悄地把头转了过去,偷偷地看了看本田菊。

这一看,王耀就再也没回头,也没办法再回头了。

然后,就是广大学生党喜闻乐见的一幕。

因为王耀盯着本田菊的时间太长,老师很自然的发现了,反手就是一节粉笔,正中王耀后脑勺。

“王耀!第一节课就不认真,你高考还考不考了!给我站到外面去!”

站在门外走廊里的王耀听着教室里老师喋喋不休的语句,心思早已神游到九霄云外了:“吓死了,那一下要是枪子儿,估计我已经被爆头了吧!肯定会死得很难看的。嗯,一定会的!”

所以王耀开始感谢老师的不杀之恩了。

“铃铃铃……”

下课了,王耀把飘出去的魂塞回去,轻飘飘地回了自己的位置,刚准备趴下来再补个觉,突然间诈尸一般坐了起来,然后又一次把头转到了后边。

一双眼睛,措不及防地撞进王耀的眼眶,里面漆黑一片,却仿佛有万千星辰。

或许是王耀的视线比那些姑娘更加炙热,眼睛的主人抬起头,露出一张温和白净的脸。

“王同学,怎么了?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王耀不禁咽了口口水:“没……没什么,你……很好看。不对 !本……本田菊同学,没错吧?我是不是,以前见过你?或者说,你有见过我吗?”

“哦,是吗?不过小时候的事我大多都记不太清了,但如果王同学只是想和我聊天的话,大可不必用这样老套的句子。”

“我[—哗—],一针见血,好犀利!”

看着王耀变幻莫测的表情,本田菊幽幽地叹了口气。

“……如果我不记得以前的事,那么从现在起,王耀同学,我们就算是朋友了,请多指教。”

“啊?好……欸!!!”

“……很奇怪吗?”

“……不,没有的事,那个,请多指教 。”

后来……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王耀自己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和本田菊突然间成为了朋友,每天一起出寝室,一起吃饭,一起写作业,上课王耀睡着了有本田菊提醒,本田菊上课答不出的问题有王耀在前边指点……诸如此类。

王耀和本田菊位置边上的同学悄咪咪地开了个总结小会,得出的结论就是:他们俩的友情得到了升华。

“说白了就是从友情的小船变成了爱情的巨轮呗!”

“个屁,明明是兄dei的大船!”

【“爱情的巨轮”啊……要是我当年早点意识到就好了。】

王耀这时,正陪着本田菊待在校门口的烧烤店里,一瓶又一瓶的往胃里灌着啤酒。

“耀……耀君,你……嗝……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

“什么?”王耀举着酒瓶,一点事都没有,脸不红气不喘,而本田菊,早就因为“日本人的胃不擅长消化酒精”这个理由,喝得烂醉如泥。

“我说,耀君,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上学吗?”

“……不知道啊,小菊,我不知道。”

“因……因为我妈妈去世了,我不想待在日本,那个男人,让我难受……嗝……”

“所以,你就跑回来了?”

“……恩。”

“……”

桌上的空酒瓶越积越多,喝醉了的少年在酒精的作用下向半醉半醒的少年吐露着自己多年的情感,有开心的,有悲伤的,打翻了的五味瓶让王耀心里生出了一丝落寞。

因为本田菊前十七年的生活中,似乎并没有他的存在。

这一天,是六月六日,高考倒计时:一天。

【那年,十九岁的王耀在高三X班再次遇到本田菊,但这次,是一个白净善面的十七岁少年,唯一不变的,是少年眼中,那发着光的星星。】

—————————————————————————
PART3

王耀手里捧着一叠书,在上课铃响起的同时悠悠然走进了教室,书堆与讲台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顿时吓醒了台下的一片人。

“都醒醒啊,睡你麻痹起来嗨!那个……历史课代表,作业拿去发一下。”

“好的……啊~老师。”

王耀无奈扶额,连课代表都睡的这么香,这群孩子才高一,到高三要怎么办哟。

王耀本来想当个警察,毕竟那年张警官的话仍然留在他心里。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有天张叔一家人突然从四合院里搬走了,因为张叔在出任务的时候出了意外,殉职了,张叔的老婆怕触景生情,就带着一家老小回了娘家。

原来,当警察,是会死的啊。

【我不想死!!!】

因为这件事,家里人没同意让王耀当警察,而且王耀的成绩也还行,就让他填了一所南方的师范,当了个老师。

所以他现在就待在这实习的岗位上。

王耀实习的地方是他就读的Z大学附近的一所高中,给高一的小兔崽子们上历史课,但是这群孩子忒皮了,上课睡觉吵吵闹闹,王耀觉得现在他的头已经膨胀到原来的三倍了,连小辫上翘起来的头发都多了几根。

“好了,作业都发到了吧,必修一翻到专题九,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上课。”

“起立!”“老——师——好!”

吃了午饭,王耀看看下午的课程表,发现没有他的课,就弄了辆共享单车,嘶溜一下去了市区,毕竟这学校美名其曰周边无噪音,让学生在更好的环境下学习,其实只不过是把学校建在了个鸟不拉屎连无线网都连不上的地方,周围除了风景好看空气清新之外,连家超市都没有!

所以王耀骑着小车直奔超市,连气都不带喘,生怕去晚了超市就断货。

然后推着一车零食的王耀一个激动就又不小心撞上了人,而且仍然是十几年前的那个人

但时过境迁,面前的男人,似乎也变得更像个大人了。

“耀君?”“……在,小菊我在。”

“耀君最近过的好吗?在下很想念耀君呢。”

“还,还好吧,你怎么会到这儿来?”

“在下最近没什么灵感呢,所以出来逛逛。在下现在在M大里读美术系,有时候自己画画漫画。”

“哦,是吗?”

“……”

高考结束后,王耀就没再见着本田菊,那人被一个电话叫回了日本,从那时到王耀大学实习,便音讯全无。

结果生活如此戏剧,那人又出现在面前,却多了一份生疏和拘谨。

“那个,小菊你现在住在哪里呢?”

“……在下目前还没有找到住处呢。”

“你要是愿意的话,学校的宿舍可以吗,和我住?”王耀脑子一热就把这句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如果耀君不介意的话。”

呃,好吧,其实也没有多大的隔阂。

本田菊在王耀的寝室里住了一礼拜,然后,离开。

一年后,本田菊再次出现。这次,他还拖着两箱子行李。

“耀君,在下现在毕业了,依旧没找到住处,请问耀君愿意再次收留在下吗?”

“那是当然!”

王耀因为在校表现优异,校领导同意了他的申请,让他留校当个助教,而本田菊成了职业漫画家,每天都捧着板子疯狂画画,俩人就在校门口租了个房子,倒也快活。

直到本田菊的二十五岁生日。

“耀君,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这句话像一道雷一样,在王耀的耳边爆炸,振聋发聩。

王耀不是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本田菊醉了,所以他不敢,不敢就这样相信。

“小菊是我最……令人骄傲的……弟弟呢……”

“弟弟……吗?”

【那年,二十七岁的王耀被二十五岁的本田菊“表白”了,但一个是接着酒劲说话,一个装作醉了在听,酒醒后,便当做无事发生。】

—————————————————————————
PART4

“今天上午,有一犯罪分子在某奶茶店里持刀抢劫,有一人质在手,一名见义勇为者成功缉拿犯罪分子,救下人质,但不慎激怒了凶手,被歹徒的刀重伤,大量失血,送往医院后不幸身亡,望逝者安息……”

歹徒和人质均是路边的甲乙丙丁,但王耀,偏偏是那个见义勇为的人。

“所以说,我是死了吗?”

王耀看着床上的自己,内心波澜起伏。

本田菊作为警方目前能找到的“家属”,目光呆滞地坐在床边。

王耀可以看见他的指节有些发白。

“王耀,”本田菊在沉默之中开了口:“你这个骗子。”

“在下才不想做你的弟弟。”

“……小菊,”

“我也不想仅仅把你当做弟弟,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带着你去天边,藏起来,过我们自己的生活。”

“但是,现在我好像已经做不到了。”

“……骗子。”

七天之后,王耀的身体被火化了,骨灰被装在一个盒子里,然后埋入黄土。

按理说,过了头七,王耀就该去投胎了,但王耀仍然停留于世,没见到地府鬼使,也没发现黑白无常。

他,就像是被全世界遗忘了一样。

所以,王耀决定作为一只鬼,决待在本田菊身边。

这一待,就是十五年。

第一个三年,他看着本田菊逐渐打拼出自己的事业,成为了圈子里有名的漫画家,但他所画的,无非是往年里“王耀和本田菊”的生活琐事。

又过三年,本田菊每天九点起床,半夜十二点睡觉,三餐不定时,画稿倒是赶了一张又一张。王耀想给他做饭,却连东西都碰不到。

再三年,本田菊的胃终于被它的主人给搞坏了,急性胃穿孔,从酒吧里出来就去了医院,在住院部待上了大半年,最后拖着一具疲惫不堪的身心回了家,回了以前两个人住的那间小屋子。王耀最无奈的画面,就是本田菊犯了胃病的时候,连扶他起来的能力都没有,王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本田菊一边在床上痛得打滚,嘴里一边不停地念叨着他。

“耀君,在下想你了……”

“耀君,你当年为什么要当那个英雄……为什么,你告诉我啊……”

“王耀,あなたのこの嘘つき(王耀,你这个骗子)”

这三年,本田菊改变了很多,他不再没日没夜地工作,不再干那些伤害自己的,不再是王耀所认识的本田菊了。

本田菊眼里的星星不见了。

而王耀眼里的那道光也黯淡了。

最后三年,本田菊住进了医院,胃癌晚期。

本田菊每天除了做必要的检查之外,就拿着本子和笔不停地写着,每写完一张就把纸撕下来,叠好,放在床头。

本田菊在写信。

收件人的名字,是王耀。

“耀君,在下得了不好的病呢,每天都要去检查,化疗,头发都快掉光了,你见到在下可不能笑哟!”

“耀君,在下已经做了整整一年的化疗了,现在是真的秃了,你能给在下准备一顶假发吗?”

“耀君,过了两年了,在下很想你,今天是中秋节,月色真美,你看见了吗?”

“耀君……”

【那年,王耀的生命停留在三十岁,作为灵魂在本田菊身边待了十五年,直到本田菊四十三岁离世。】

—————————————————————————
PART5

王耀看了本田菊十五年,看着他从成功走向死亡。

然后他又再次看到了本田菊。

本田菊也看到了他。

“耀君……”

“小菊,自己的身体可不能不管不顾呢。”

“……耀君,你等了多久?”

“不久,只要等到你,就是我的荣幸。还有,小菊,本田菊,我爱你。”

“……你再说一遍。”

“我——爱——你!”

然后本田菊哭了,嚎啕大哭,和他五岁的时候一模一样。

“唉唉唉,别哭呀小菊,等会儿还有大事要干呢!”

“什么事……唔——”

王耀紧紧地抱住本田菊,然后把唇贴了上去。

十五年间他没能做的事,当然要一件件的补回来!!!

“小菊,到了黄泉,咱们就去把孟婆的汤给倒了,我们带着记忆投胎,下辈子,我们可要早点遇到!”

———————END———————
作者碎碎念

大家好,这里简枫,不知道有没有人眼熟我,以前的名字叫M凌乱的狍M。因为想改变一下,所以就改了名字。

这篇文是我用两天时间打出来的,灵感来自高考作文,因为个人的一些原因耽搁到现在,非常抱歉。

距今为止我已经长弧了整整半年了,可能手比较生,如果让大家不满意的话非常抱歉。

另外,作者是个话废,文中一不小小出现什么废话还请见谅,目前还要再弧一段时间,暑假会恢复以前《王老耀和本田老菊的日常》的更新,毕竟高中学生太苦逼,作业都写不完。

本文中的大部分事件和人设来自作者我的日常生活,有些OOC了请见谅。

想扩列:3289187794,小姐姐来快活呀,躺列也没关系啊,列表里没人真的很孤独的嘤嘤嘤。

我爱你们。

评论(2)

热度(36)